一只小阿衡

饮冰十年,难凉热血。

台灯好亮好像果冻都自带圣光了*\(^o^)/*

于是我家wifi终于好了w

好长时间没动刀。还是这样惨兮兮QAQ

最后两张是一只印片废的哀鸣。

原本打算安安稳稳戳完。结果还是变成了摸鱼。今天就到这吧。晚安。

粗线条粗线条粗、线、条

没有产出晒旧章(●°u°●)​ 」